EVAWU05160519

文笔——差,想象——还好,持续力——不敢保证!

【花千骨】&【润玉】玉骨-忘川(81)

华千骨这一觉直睡到了近午时,还是润玉外出回来才叫醒的。她迷迷糊糊的让润玉给自己绑好了腰带、换上了外袍,被润玉搂着站起来时身子还摇摇欲坠的。

润玉给她整理好那些不服帖的褶皱,发现她一脸迷糊的可爱模样,竟然一时情不自禁的捧起那小脑袋,吻了下去。

这一吻下去,可把花千骨吓得立马清醒了过来。她赶紧把润玉推离自己一点,夺回自己唇瓣的自由。

“干嘛?”偷偷看了眼殿内那些快把头埋进自己肚子里的宫人们,花千骨觉得自己以后都没脸见人了。“姐姐们都还在呢!”

花千骨算是实话实说的,可谁曾想,这话一说完,殿内就像是平静的池塘被丢进了石子,而宫人们就如同那受惊的鱼儿般瞬间都窜出了殿外,有些着急得连告退都忘了。

华髂骨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,而润玉则低笑的凑到她的耳边,说:“你看,现在没有别人了,那……我们继续!”

花千骨赶紧躲到润玉的身后,抓着他的衣服到:“想得美,不要!”

正当润玉想把身后那嬉笑着的小女人拉出来时,殿门处倚着的不知何时到来的人,终于忍不住开了口。

“我说,不是叫本尊来一起用午膳吗?这么光天化日的就拉拉扯扯,也不怕别人看了会说闲话。”

“姐姐!”花千骨一见杀阡陌就扑了过去,却在快要冲进他怀里的时候,被一声咳嗽声给生生的固定住了双腿。

杀阡陌一脸洞悉一切的看着从后而来的某帝,以搀扶为名把花千骨带离了他双手能触及的范围。切,这是在防小偷还是在防瘟病啊?!以为谁不知道他那小心思似的。

润玉可不会管旁人的想法,他只知道,经过昨晚的开诚布公,他以后有什么情绪变化都无需再藏着掖着了。他站在花千骨与杀阡陌之间,有点孩子气的对着花千骨皱眉到:“你昨晚不是答应过我的吗?”

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,杀阡陌不懂,可花千骨是知道的。所以才更让她觉得好笑。堂堂天帝,怎么能孩子气得这么可爱啊?!

她拉了拉润玉的袖子,讨好的笑着:“杀姐姐跟别人不一样啊。他就像是我的亲人一般,是家人。你别这么……这么较真嘛!”

“再亲,他也是个十足十的大男人。我知道的,在人间,就连亲兄妹在成年以后也是要避嫌的。虽然天界没有这些繁文缛节,但基本的礼节还是一样的。”边说还边回头看了眼杀阡陌。

“你……你这叫强词夺理,你知道吗?而且我什么时候答应你的,我记得昨晚我可是什么都没说的。你……啊……”

润玉不想再跟花千骨为了别的其他人‘讨论’下去,所以就突然出手把花千骨给托抱了起来,并看着杀阡陌对花千骨说:“我不管,反正你昨晚可是答应过我,再不会对除我以外的其他男子拉拉扯扯或有过分亲密的动作的。说到就要做到,要不然,可是要受到惩罚的。知道吗?”

搂着润玉脖子的花千骨就差没找个地洞钻进去了。本来当着杀姐姐的面被润玉这般的抱着就够难为情的了,润玉还偏偏要贴着她的耳垂说那些话。哎呀呀呀!这个大坏蛋!大坏蛋!

杀阡陌的白眼已经能翻上天际了。他终于知道,为何刚刚进院子时,看到众多宫女侍婢都垂手站在院子里,没有一人敢进殿伺候了。

这殿里哪是人待的地方啊!别说是她们了,自己现在都想一甩袖子往外走了。

“差不多得了哈,总共就我们三个人,要给谁看啊?!而且,你堂堂天帝刚刚不是还在这里说礼教规矩吗?现在呢,你现在又在做什么?我妹妹可是清清白白的未婚女子,你可不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做些会毁我家小不点名声的事情。”

“我倆之间的事情,就不劳圣君操心了。至于小骨的名声,就更不用担心了。”

润玉托着还埋头在他肩膀上的花千骨,越过门边的杀阡陌,缓缓的向着已摆上午膳的凉亭走去。

杀阡陌慢悠悠的也跟着他们来到了凉亭,看着润玉把花千骨安顿好后直接坐在她的左侧。他挑眉一笑,迅速在花千骨的右侧座位上做好。

润玉本想开口,花千骨已经眼明手快的伸出两只小肉手去环住他垂下来的胳膊,轻摇了几下,还撒娇般的对着看向自己的润玉眨了几下眼睛。

“我饿了,开饭吧,好不好?!”

见她难得在其他人面前如此主动,润玉也就‘大度’的不再也那杀阡陌计较了。

【花千骨】&【润玉】玉骨-忘川(80)

润玉其实也在想着事情,花千骨一动他就立刻睁开了眼睛,转头看向身边的小女人。说:“怎么了?睡不着吗?”

“嗯!”花千骨圈紧了那条胳膊,挨近了点。“你真的要当众宣布我们的婚事吗?在万寿节当天?”

润玉看着好像变回小兔子般粘人的花千骨,也向她挨近了点。

“怎么?你不愿意?”对于这个是否愿意的问题,润玉是最在意的。他要他的小女人心甘情愿的嫁给自己,没有一丝犹豫,更没有半分勉强。

“不是!”对于与润玉的事情,花千骨当然没有犹豫和勉强。只是,想起了所有事情的她有点情绪低落。她心中想着事,揪着润玉那宽大的袖子无意识的揉着。

“我就是担心……你的万寿肯定是六界众人都会争相朝贺的。万一……万一那当中有人认出了我,认出了我那妖神的身份。那可怎么办?你当年率兵亲临魔界时,可是有很多天兵天将见过我的。”

紧张的听她把话说完,润玉终于释然。还以为她想说什么呢,原来在担心这个,真是个爱操心的小女人。

“小傻瓜,这事你就别操心了。他们认得也好,不认得也罢,成亲终究也是我们二人的事而已。而且,你体内的洪荒之力也悉数还给了那十方神器、世间万物了,跟你又有什么关系。当初该还的不该还的,你都用神身给一一还了。如果还有人冥顽不灵的要较真,在我看来也并非坏事。毕竟,你那妖神的身份似乎还与我更为相配呢,是不是?”

听他说得一套一套的,花千骨不禁莞尔:“敢情你早就想好了,就等着自己的万寿节了吧!”

“本来也没什么要满你的,就等着你眼睛恢复了以后就把全部的事情都告诉你的。可谁曾想,到头来是你满的我。”

“我我我我都认过错了,你别一有机会就翻旧账哦!”

“好好好!我不翻旧账。”把在那拱来拱去的小女人拉回身边重新躺好。润玉说:“万寿节六界朝贺,这天宣布婚讯,能最快、最有效率的把这件开心的大事传达下去。你说是不是很好!”

花千骨笑,戳着眼前的胳膊。“是是是!你足智多谋、深谋远虑、运筹帷幄、思虑周全。不过在我看来啊,你更像是——老谋深算。一天天的就知道算计人。”

“不算计你就可以了。”这可是他的底线,一定要让小女人知道。

“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。哼哼!”刻意说出的话语,带着几分娇嗔。

润玉搂紧怀中人,在她的发顶印上深情一吻。

“你会知道的。”

抓着搂紧自己的这双手臂,花千骨觉得现在真的很幸福。前世种种虽然不能当做没有发生过,但这世的祥和安宁才是她两世为人的最大向往。

她跟小玉,没有轰轰烈烈,也没有可歌可泣,但却有细水长流般的脉脉温情。两世为人将近两百年,她一直就不是个喜欢跌宕起伏人生的人。想当初,平平淡淡的乡村生活,枯燥无味的绝情殿学艺,即使长久独处她都能过得有滋有味的。如今,虽一直只能在这璇玑宫内活动,但润玉却是天天都抽出大半的时间在陪着自己。她一直都是个要求简单的人,有个温暖的家,有个可以做伴的人。如果这个做伴的人是自己喜欢的,而他刚好也喜欢自己那就更好了。(哎呀呀呀,这大半的时间里,可是有近一半是就寝时间呢,小骨!)

她没想过润玉会直接说成亲的事情,她以为,他们会这么相伴很多很多年以后,关系才会有所改变的。不过,成亲……她也是愿意的。只要是小玉想,她觉得现在成亲也很不错。毕竟——像他俩现在这般的生活……也的确有点怪怪的。(你还给那个腹黑玉找借口?认真的?)

子时早就过了,明日就是小玉的万寿节了。虽然不知到时那些人对他们的婚事会有什么反应,但只要小玉说不怕,那她就不怕!她挨近润玉的臂弯中,带着甜甜的微笑闭上了眼睛。

呆在这璇玑宫里,呆在润玉的身边,让她有种前所未有的安心感。这安心又踏实的感觉——真好!

【花千骨】&【润玉】玉骨-忘川(79)

润玉见她脸上泪痕未干,表情却已经放松了下来,心里提着的石头总算是落了地。

“还疼?我再看看。是不是我刚刚漏了哪里没有治好?”边说还边去扯花千骨的衣领,根本没想过这个动作有多么的唐突。

伤都不见了,哪还有疼?不过就是在撒娇而已。花千骨躲着润玉的手,小声的嘀咕到:“登徒子,又想趁机占我便宜。”

“我哪有?”润玉觉得这个必须现在说清楚,要不然以后可会变成两人亲热的阻力的。这种关乎自身长远幸福的事情,绝对不能轻视。“我跟你,都已经同床共枕多少年了?你别说你不知道这事代表着什么意思。要不是顾忌着你的身体,早早的便应该举行大婚典礼了。如今,既然你身体都已经大好了,我即刻就让星君去算个黄道吉日出来,让你名正言顺的当这璇玑宫的女主人,也让你别一口一个登徒子的叫我。”

花千骨没见过润玉如此直白过,红着脸反驳:“要……要不是你总……总这样,我也……也不会这么叫你啊!你刚刚……刚刚还想扯我衣服呢!”

润玉一时语塞:她……说得也对,一日未成亲,做这些亲昵之事都是于礼不合的。(鹅,这于礼不合您不也一直这般吗?阿陛下)不过,只要大婚了,作为光明正大的夫妻,他对自己的妻子就想做什么便做什么。到时候,看这小女人还有什么可说的。

想着想着,润玉便自顾自的开心起来。她用力亲了一下花千骨的小嘴,意味深长的笑到:“万寿节那天,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,你就是我未来的妻子,唯一的。好让你再也跑不掉!”

花千骨有点不好意思,又有点小窃喜。她什么时候跑过了,而且,他想说就说啊,怎么也不问问她是不是愿意啊!

“你就这么私自决定了,也不问问我是否愿意。”虽然觉得大婚也不错,但……如果什么都不说也不太服气。

润玉乍一听还真以为花千骨是有别的想法,但当看到她微勾着的唇角时,就知道她想干嘛了。

他低头再一次用力的吻住那张微微噘起的小嘴,等放开时,他笑看着脸色绯红的小人儿,语气轻松又不失认真的说到:“你会愿意的!如果……如果你不愿意,那我就吻你,狠狠的。一次不够就两次,两次不够就三次。直把你吻到晕头转向,吻到你心甘情愿为止。”说着说着,连自己都觉得荒唐又好笑。“如果你意志坚定,不肯轻易妥协。那我们倆就都别想离开这寝宫了。”

花千骨的脸都快红到爆炸了,小拳头无意义的对着润玉的肩膀锤了又捶。

“你看看你都在说些什么啊?你就是个登徒子,十足的登徒子!”

“哈哈哈……那你说,你到底是愿意呢,还是不愿意呢?”那一脸的坏笑,真真一副十足的腹黑样。

花千骨‘怒视’着这个大腹黑,以前自己真瞎啊,还觉得小玉为人温柔又老实。可谁知道,温柔的确是温柔了,却跟老实半点也不沾边。如今这个大腹黑还想挖坑给她跳,更让人生气的是,这坑不管她跳与不跳都会被他占便宜。哼!哼!哼!可恶!

“嗯?!到底是愿意还是不愿意啊?!”

“哼!我不知道!”大坏蛋。

“真不知道?”润玉笑得那叫一个如沐春风,意味不明的。

花千骨也不傻,赶紧双手掩嘴。

“不知道就是不知道,你别想再以此来耍赖皮啊!”

润玉有意逗她,特意把脸凑得非常非常的近,说话时嘴唇都碰到花千骨的手背了。

“我怎么赖皮了,啊?你来给我说说。”

花千骨不甘示弱的回嘴:“你就是会耍赖皮的,我说是,你就是!”

她的小手一直掩着嘴,以至于声音闷闷的不太清晰。润玉拉着她的两个手腕,虚张声势到:“你说的是什么,我一个字都没听清楚。快把手拿开再说一次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花千骨边笑边躲,可榻就那么点地方,还躺着两个人,能躲到哪里去。最后只得伸出一只手来抵挡润玉的拉扯,但也就是多伸出一只被人去抓的手而已。花千骨发现单手真的无法与之对抗,立时转去挠这个难得玩心大起的天帝的痒痒。

润玉生平没被人挠过痒,这一突如其来真的让他毫无防备。

“哈……哈哈哈……住……住手……哈哈……”

小玉竟然怕痒?!

这一发现让花千骨瞬间兴奋了起来。天啊!千载难逢的机会啊!

她感觉双手齐发的追着润玉一阵抓挠,直把他笑道手脚发软满脸通红的。还不容易喘过气来的他,也对这使坏的小女人以牙还牙了。

两人笑笑闹闹的,直到下半夜了也没睡。

并排躺在床上的两人,靠在一起的手交握着,都闭着眼睛培养着睡意。

可躺着躺着,花千骨却有点静不下心来。她试探性的拉拉握着自己的那只手,看看润玉是不是已经睡着了。

【花千骨】&【润玉】玉骨-忘川(78)

这个认知让花千骨又没能把话说完,小嘴再次被擒住了。这次的润玉再没有半分客气,吸吮的力度仿佛要把小嘴里的所有空气都吸出来般。花千骨那如同在替他捶背的小拳头,根本就对润玉造成不了任何干扰。还让他顺势把它们拉高到小女人的头顶处。

这个姿势让花千骨不得不抬起上半身,更加紧密的贴向了润玉的身体。

热情高涨的润玉吻了好长的一段时间,让花千骨的双唇都有点肿起来了。

好不容易能大口呼吸的花千骨非常的庆幸,在快要缺氧的时候润玉停了下来,要不然自己还真的要晕过去了。只是这庆幸感并没有持续多久。

润玉此刻的眼内如同燃烧着火焰一般,似要将所有看到的东西都点燃。

“答应我,再也不对别的其他人如此了,好不好?我不确定如果现在看到你对其他人如此做了,我……我会做出什么事来。”

花千骨还在晕头转向当中,哪能在听到这话时就立刻做出反应?可润玉早就失了往日的冷静睿智,并没有耐心等小女人慢慢恢复过来。

花千骨仿佛间只觉得润玉又把脸压了下来,便以为他又要吻自己,吓得赶紧闭上了眼睛。可在黑暗中,她却只等来了肩头上的一阵刺痛!

花千骨不可置信的睁眼看向那个始作俑者,当看到那双眼睛里竟然还是只有一片执着,花千骨的心中瞬间就涌上了一股委屈的感觉。

“疼~~~”

润玉安抚的在她唇上轻啄了一下,几乎是唇贴着唇的诱导着:“答应我!再也……”

“我不!”花千骨赌气到,连话都没让润玉说完。

“‘你不’?!”润玉危险的眯起了眼睛,手上的力度也不自觉的收紧。

“我就不!”竟然这么用力的咬她,大坏蛋,好疼!

“小骨!”润玉明显已经急眼了,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花千骨眼中升起了的雾气。他强硬的把花千骨侧开了的脸庞掰回来,严肃的开口到:“听话!”

花千骨更委屈了,她任由那一颗颗的泪珠从眼尾划出,生气的呛声道:“就不!我就不!”

还挣脱了愣住了的润玉的钳制,转身趴在了榻上。

润玉终于回过神来,看着小女人那让他皱眉的泪痕,他开始后悔了。

“小骨,小骨……怎么了?怎么哭了?啊?是……是刚刚我捉你时太用力了吗?还是……还是哪里弄疼你了?”看花千骨不说话,他继续问:“难道……是刚刚我……咬的太狠了?啊?”

见花千骨一听这句,立刻就把脸埋得更深时,润玉确信应该是这个了。唉!刚刚自己真是魔怔了,怎么就突然去咬她了呢!刚刚,好像……下嘴还真的没怎么留力(您还挺实诚的哈!您老对媳妇也不知道悠着点,还不是您家里人呢知道不!)

见她不理自己,这次润玉再不敢蛮横了,赶紧躺到花千骨身前把人圈住。本想着看看花千骨的肩头,谁知被花千骨一拍给打开了伸过去的手,并且把两边的肩头互抱住了。

润玉见小女人低头咬唇不吭声,心中自责不已经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,只得无声的又把人往自己这边拉了拉。

或许是两人靠得太近让花千骨觉得不舒服了,便开始挣扎起来。可她哪能挣得开,只得瓮声瓮气的说:“放开!”

润玉见她肯开口了,立刻接到:“你先给我看看伤着了没有,我就放手。啊!”看花千骨没再说什么,赶紧又补充到:“我不是有心的,刚刚只是有点……有点失了分寸,才……总之,是我错了,啊!你让我看看到底怎么样了,就一眼。好不好?只看一眼!”

花千骨瘪瘪嘴,也不看润玉,只顺着他的手把肩头重新露了出来。

润玉小心的把那层薄薄的里衣掀开,轻抚着刚刚下口的地方,天,自己竟然都把那里都咬破皮了,有的地方还渗出了血丝。

润玉很是自责,以仙术快速的把伤口修复好。等花千骨察觉时,自己的肩头已经恢复成原本的光洁圆润了。

花千骨看了看,又上手摸了摸。然后,小嘴一瘪,开始挥起小拳头使劲的轮流锤在面前人的身上。虽然明白这点力度对他来说连挠痒都不算,但却觉得这么做起码可以稍稍让自己发泄一下。

润玉由着她锤了一阵子,不躲不避。趁她累了放慢了动作时,又把人拉进怀里牢牢的圈住。

“是我错了,你出气了没有,要不要再让你多打几次?不过……再打,就要变手疼了!”

花千骨其实也说不清现下的心情,你说被咬一口很疼嘛,可以前她受过穿心一剑,难道这只破了点皮的也能算是伤?说是因为无端被咬所以觉得委屈嘛,那难道以前就没有受过有口难言的委屈吗?这么理智的想着是挺好的,可抬眼看向这个一脸内疚的男子时,却让花千骨又升起了无限的委屈感。

“你就是喜欢欺负我!”话没说完,眼泪已经不值钱的又往下掉了。

润玉搂着她,让她可以把脸全部埋到自己的肩窝中。“是我做错了,我不该失了理智,不该因为你恢复了记忆就疑神疑鬼的,更不该嫉妒那已成‘过去’的人。”润玉诚心诚意的举起三根手指,“我在此立誓,再不会欺负你或是逗弄你了。看在我诚心认错的份上,就原谅我这次吧!”

花千骨也觉得没必要这么小题大做,但这几十年来润玉对她实在是太好了,温柔贴心、呵护备至的,真的把她养得娇气了起来。她知道,他一时的情绪失控的确让她措手不及,可这许多的情绪起伏,更多的也只是想对他撒娇而已。

“你总是说话不算话的,刚刚咬得我可疼了!”说完还不自觉的撅了撅嘴,样子可爱极了。

【花千骨】&【润玉】玉骨-忘川(77)

花千骨这次是真的怒了,可她努力的告诫自己:这是在道歉,她在道歉。她忍了又忍,再深呼吸好几次后忽然一个用力勾住润玉的脖子,并且把嘴凑到了他的耳朵边上吼道:“我说――我错了,再也不敢骗你这小气鬼了。让你这大坏蛋能原谅我……”

那未尽之言,其实已经不重要了。因为,此时的润玉已经将它们全数吞到了他的肚子里了。只见他一手扶着花千骨的头颅(其实应该是为了防止她转头逃跑而已,嘻嘻嘻),另一只手则牢牢的把人给圈(呃~~~其实,用‘锁’字来形容,也不算过分。)在了怀里。

花千骨被这突如其来的吻给搞得很是吃惊,条件反射的还挣扎了几下以示抗议,却都被润玉给压制住了。原本环在润玉脖子上的两只小手,刚开始时还会不轻不重的捶打着那宽阔的后背,可当发现这根本毫无用处之后,也放弃了这最后的挣扎,却发现两手反而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。

感觉到怀中小女人的顺从后,润玉也放松了点锁住佳人腰身的力度。

两人正吻得意乱情迷之际,不知是谁碰倒了刚刚润玉搁在软榻边上的书,此书是由竹子做成的,是已掉到地上的声音非常的大,这也让两人的理智终于回了笼。

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,反正现在两人已经因失去了平衡而倒在了软榻上,润玉甚至还扯歪了花千骨的上衣领子,露出了里面的粉色里衣。

两人当然知道如果不是那竹简掉了,他们将会继续做出什么事来。正因为两人都心知肚明,所以现在更不知要说些什么才好。

可就这么愣愣的呆着也不是办法,最后,花千骨实在是受不住了,她轻轻推了推身上的润玉,见他终于把埋在自己脖颈窝处的头抬了起来并看着自己,才红着脸低低的说:“快起来……重!”

说完这几个字,花千骨的脸更红了。天知道,如果不是因为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了,她才不要先说话呢!啊啊啊~~~羞死人了!

虽然只把一半的身体重量压在花千骨的身上,可润玉也知道女子的承受力的确不大。可现在这感觉实在太好了,以至于他竟借着刚刚的尴尬一直赖着不起来。

“受不住了?”

或许是润玉的眼神与平常的太过不同了,也或许是刚刚的唇舌纠缠让两人更加的心意相通,这看似平常的问话竟让花千骨的脸几乎变成了血色。

“胡胡胡说什么啊?快快快快起来!”边说边伸手去掩住那张乱说话的嘴。

润玉早已笑弯了眉眼,却没有要起来的打算。他双手放开花千骨的纤腰,改去抓住她那两条细长的胳膊。

“其实……你若真的喘不过气来,也不是非得让我起来这一个办法的。”话音刚落,在花千骨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润玉已经带着她一个转身,让两人上下换了个位置。

花千骨早就已经不是懵懂无知的小女孩了,如今连陨丹都吐出来了,情感自然已经与常人无异……不,被压抑了这么多年才得到的释放,应该说是比常人更为敏感了才对。

刚刚被润玉这样吻了就已经让她心跳加速如那冲锋战鼓一般了,现在换自己趴在润玉的身上,让她被动的感受着他身上所有的起伏。然后,也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此时这种趴伏的姿势,润玉又何尝不是对她的身姿线条感受得一清二楚。

花千骨感觉自己的脸又一次快要烧起来了,赶紧想撑起身子。可润玉正享受着温香软玉、美人在怀呢,哪会这么轻易的让她逃跑?!

他只把一只手掌摊开了放于花千骨的背心处,就已经让她所有的努力化为徒劳。可怜花千骨在力量悬殊之下只得又被迫压回到润玉的胸口处,只来得及把双手置于她与润玉之间,多少减去了些自己的窘迫。

“我……我要起来了,快放开。”好气哦,竟然用力量来压制她,她可是大名鼎鼎的妖神!

“我不要!”斩钉截铁并且毫不犹豫。

“你你你……你这是在耍流氓,这可可……可不是君子所为。”

真丢脸,每次面对自己被占便宜的时候都只会气得不知所措、说话结巴的,明明理亏的应该是他好不好。

“想当年……你对待你那师父的时候,可没有这般害羞吧!”润玉想了一晚、也忍了一晚上,现在花千骨都已经主动把事情挑明了,自己没道理还把心中的这根刺还往深了的埋。“你把他扣押住着的时候,可是做了不少让人‘脸红心跳’的事呢,那时怎么就不避讳、不顾忌了?!”

润玉说着说着就怒从心中起,一个转身又把又把花千骨压在了身下。他直直的逼视着花千骨的双眼,不放过里面的任何一丝情绪波动。

“你可知道,每每回想起你的那段时光,我的心有多难受?看着你那样对待别的男子……真是想起来都让人生气。”

看着忽然变脸的润玉,花千骨难免有点忐忑。她心虚的咬着下唇,不敢随意回话,就怕……

可谁知,她这踌躇的样子反而让润玉更加着急。

“怎么不说话了?”

“啊?!”怎么办啊?小玉都开始对她眯眼了,有……有点吓人呢!“我我……那……那时……他……”

看着慌张得舌头打结的花千骨,润玉拼命忍住那一直想向上勾起的唇角,以至于面部表情更加僵硬了。但为了要在小女人面前立下威信和让她记住这次的对话,润玉只得使劲的压制着。

“我不是个大方的人,但还算讲点道理。以前发生的事情我不管,但现在――不许你再对我以外的任何人有亲密的举动。”顿了顿,又说:“拉拉扯扯的也不行!”

本来还在乖乖点头的花千骨,一听最后这个就自然而然的想到了今日与杀姐姐重逢时的场景。

小玉这是……在吃醋?!

【花千骨】&【润玉】玉骨-忘川(76)

“我不该骗你的。我……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对你开口……”好不容易控制住情绪的花千骨,努力解释着:“我……我把所有的事情都想起来了,我自己脑子都还没想清楚,所以……所以才……”

润玉听她声音不对,就想回身看看花千骨。可才刚想掰开那两只紧抱着自己腰的小手时,竟遭到了激烈的反抗。

花千骨一发现润玉想掰开自己的手,就误以为他是不想听自己说下去了。她着急,她害怕。所以在润玉在润玉好不容易才转过身来的时候,她再一次的一头扎进了润玉的怀里。(咳咳……这投怀送抱的,要不要这么着急啊小骨~~~)

“你别生气……我已经知道错了。呜呜呜……你别……别不理我!呜呜呜……你说过会一直陪着……陪着我的,可才晚了那么一点……点告诉你实情……你就把我给扔……扔下不管了。呜呜呜……才这么一次……而已,你就这……么对我,你……你这分明就是……就是在欺……欺负我!”

润玉看着自己胸口处的那颗小头颅,觉得真是无奈又好笑。这话锋转得那叫一个跌宕起伏啊,到最后都变成是在编排自己了。

“我没有扔下你,我有让邝露……”本着有误会就必须尽力化解的原着,润玉觉得应该在这里予以澄清,免得以后真的让小女人给误会了。可谁曾想,这解释的话还没说上一句,就被人给无情的打断了。

“你就是扔下我了,你自己都走了~~~呜呜呜……”花千骨大有抓着这个话题不依不饶的架势,“我这么多年都是乖乖听话的……呜呜呜……就这么一次……呜……就这么一次而已,小气鬼!大坏蛋!呜呜……就知道欺负我,呜……坏人!呜……”

润玉不敢再去掰花千骨的手了,怕她更往别处去想。为今之计,只能扶着那颤抖得厉害的双肩进行安抚。

“我没有……”

“你就有!呜……你就有……”

“好好好好好!我们不说这个了,别哭了好吗?这眼睛才刚好就不好好珍惜了,啊?”

“都好全了,哭个一两场又怎么了?而且,要不是你,我会哭吗?明明知道我才刚好,你就迫不及待的来欺负我!”

花千骨怕是上辈子(重生前)和这辈子(重生后)加起来都没有如此的胡搅蛮缠过,反正她现在早把什么内疚啊、悔恨啊的统统抛之脑后了,思路完全被歪理所左右。

她也顾不上自己脸上那满满的泪水和鼻涕,仰起小脸瞪着润玉到:“你说,是不是你的错?!”

润玉发现自己真的是魔怔了,平时行事果断遇事总要分个是非黑白的人,怎么会在这小女人如此胡搅蛮缠、撒泼耍赖的时候,不仅没有一点点的生气,反而觉得这样的她比往日更加可爱百倍呢?!

“好!是我错了!”好脾气的接下这口黑锅,润玉开始给这哭得鼻头红红的小女人净脸。

花千骨看着这个正专心为自己擦脸的男子,一时竟不知要怎么接话了。而逐渐回笼的理智也告诉她,自己刚刚的表现其实……真的……十分的无赖!

可面对如此无理取闹的自己,润玉竟然认错了,而这本应是自己该做的事情。

花千骨心虚的眨眨眼,抿唇踌躇了好一会才张开了嘴。

“不,应该是我错了!我应该在醒来时就告诉你实情的。我以后再也不会了,你……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,好不好?”

自从听到花千骨那断断续续的解释时,润玉就已经放松了那紧绷了半日的心。他没有急着回应花千骨,反而是先把人给抱到了自己刚刚坐着的地方——与花千骨的寝殿里几乎一模一样的贵妃椅上,自己也随即一个转身坐到了她的身旁。

润玉弓着背,双眼直视着花千骨那双被泪水冲刷过的微红的大眼睛。

“你刚刚说什么来着?我没听清。”面上的表情非常无奈,就像是真有其事一般。

花千骨努了努嘴,虽知道这是润玉又在逗她,但还是乖乖的开口又说了一遍:“是我错了。我以后再也不欺瞒你了,你大人有大量,就原谅我一次吧!”

润玉恍然大悟般的直起身子,看着虚空不住的点头,让花千骨看得莫名其妙的。可不过转眼间,他就又弓着背对着花千骨说:“许是今日太累了的缘故,刚刚那次我还是听得不太清楚呢!要不……你再说一遍?”

【花千骨】&【润玉】玉骨-忘川(75)

润玉没有回看花千骨,只有意的侧身吩咐着邝露。他知道花千骨肯定在看着自己,也猜到了她会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决定觉得意外。但今日这种状态下,他俩真的不适合如往常般再共处一室了。

细细的交代完毕,润玉虚抱了一下已然站到自己身后的花千骨。说:“放心吧,邝露会一直陪着你的。我也就在隔壁的寝殿而已,所以……你就放心的休息吧!”

花千骨着急得一时说不出话来,想伸手去抓住那片银白色的衣角的,却发现那已经离开了自己双手能触及的范围了。

看着那逐渐走远了的身影,花千骨觉得自己的双眼开始有点模糊了。

润玉其实算是落荒而逃的,他怕看到花千骨伤心失落的眼神,更怕看到她会是松一口气的反应。

唉!还是分开一下,给各自一点空间吧!

~~~~~~~~~~~~~~~~~~~~

夜,渐渐的深了。璇玑宫里一片寂静,只东西两大寝宫都还亮着灯。原本应该早早就寝的花千骨,却仍坐在矮桌前没有挪动。

邝露一直就在殿中陪伴着,她走近花千骨,蹲下身子轻唤:“姑娘,床铺已经收拾好了,早点歇息吧!你今日可是一天都没合眼休息过呢!”

花千骨状若未闻,依然纹丝不动双眼无神的坐在那里。

良久,在邝露都快要以为她其实是在睁着眼睛睡着了的时候,花千骨才低声问道:“邝露姐姐,小……陛下是不是让你以后都一直贴身的陪着我?”

邝露一愣,继而笑了。

“陛下这是因为担心姑娘才会有这吩咐的,这段时间事多,陛下实在是忙得分身乏术。有我陪在姑娘的身边,陛下也能安心些不是。”

邝露原以为花千骨还会问些其他的事情,却只这一问一答后,花千骨又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中。

~~~~~~~~~~~~~~~~~~~~

夜色越来越浓了,静谧的院子里什么声音都没有。

突然西侧寝殿的大门悄悄的打开,两个纤细的身影从门内出来后又消无声息的把门给合上了。两人一步一步的走着,可不知为何,行进速度极其缓慢,用了足足半刻钟的时间才来到了相隔不足三十步的东侧寝殿的门前。

正在对着一卷书出神的润玉,忽闻邝露在殿外求见,猜她肯定是趁着花千骨睡着了来回禀什么重要的事情,没有多想就让她进来了。

因为他坐着的位置是背对着殿门的,是以听见开门声和关门声依次响起后,就以为定是邝露进来了。

“你们姑娘都睡下了,你不在西侧守着她,来这做什么?”

可‘邝露’并没有回答他,反而在慢慢的想他走来。

润玉觉察出异样,回头看去。哪有什么邝露仙子,向自己走来的分明就是那本应已经睡下了的花千骨。

“你……”因为没有想到,润玉竟然震惊得被自己的口水给噎了一下。为了不让花千骨发现自己的出糗,他强压着咳嗽赶紧把气息给顺好。“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?”

花千骨摸摸的走到他跟前,看着他手上的书卷。

“你不也不睡觉在这看书吗?”

润玉笑笑,随手放下书到:“那我不看了,送你回去我就睡。”边说边拉起花千骨的小手向殿门走去。

花千骨这次没有再顺从的跟着润玉走,而是站得直直的一动也不动。

润玉不解,刚想回头问问,就被人从背后给紧紧的抱住了。她小手穿过了润玉的身侧,把他的腰紧紧的圈了起来。

“对不起!”花千骨那带着哭腔的声音从背后传来,因为把脸埋到了润玉的后背,声音听起来更是闷闷的。

润玉本来被这么一抱还挺开心的,可当听到这三个字后却忽然感觉如坠冰窖般的全身冰冷,动弹不得。

她说‘对不起’?小骨对他说‘对不起’?这是什么意思?她有什么可向他说对不起的?不会是……

【花千骨】&【润玉】玉骨-忘川(74)

等待的时候,人总是觉得时间走得特别的慢。花千骨是越等越灰心,越等越丧气。正当她低头咬唇时,润玉已经悄然而至了。

他一进宫门就看到了那个小小的鹅黄色身影,想来站在那里定是等他的吧。可这小人儿此时却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,对他的归来毫无所觉。

润玉示意邝露等人退开一点,自己则放轻了脚步走向花千骨。

这一下午,润玉想了很多很多,想他与花千骨这几十年的点点滴滴,想自己对花千骨那逐渐变化的心思,想着……怎样才能让花千骨心甘情愿的永远的和自己这般安逸的相守下去。

但不可避免的,他也想到了横跨在他俩之间的人和事。而其中最让他忌讳的,就属那杀不了也伤不了的白子画了。

润玉当然是不怕他的,却怕花千骨在记起所有的事情以后会选择回到他的身边。如果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,润玉觉得自己肯定会发疯的。

而今日花千骨的心虚,更是加深了他对这个可能性的无限猜想。

幸亏自己早已把那白子画控制起来了,就算花千骨真要去找他,自己也还有时间去扭转局面。他就不信这几十年的朝夕相对,还不够打动花千骨的心,不信自己的真心她会感受不到。

润玉边想边走近那个还没发现自己的小人儿,张开双臂就把人给圈到了怀里。

“怎么现在这里?圣君是回去了吗?”

回过神来的花千骨开心的窝在这个温暖的怀抱里,为了掩饰自己有点潮湿的双眼,花千骨使劲的在润玉的怀里蹭了蹭。

“你今日怎么这么晚?”那闷闷的声音,让人听得心里升起一股怜惜之意。

润玉猜她定式等久了,有点委屈了。虽然的确是有事情在忙,却是自己出神太久所以才导致的晚归。

“今日给忙忘了时辰,让你久等了吧,以后不会了。”

“嗯!”花千骨悄悄的收紧了贴在润玉胸前的小手,抓住他的外罩不想放手。

润玉心中想着事情,见小人儿如此,弯腰一捞就把人整个托抱了起来:“走,吃饭去!”

自然环上润玉脖颈的花千骨,只乖巧的点了点头就趴在那宽阔的肩膀上不说话了。

润玉抱着人慢慢的走着,虽没说什么,但其余人却明显觉察出了这两位主子间的怪异气氛。她们大气都不敢出,只远远的跟在两人的身后。

终于回到了花千骨的寝殿,两人一直习惯在这里共进晚膳的。

润玉安顿好小人儿后,也在她旁边的位置落座。

怪异的气氛蔓延着,两人竟然都不约而同的没有再开口说话。

润玉是因心中猜度,怕花千骨会说出他不愿听的话而选择沉默。

花千骨呢,却是因为胆怯。明明已经想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,一肚子的话想跟润玉述说的,却在见到人后失去了开口的勇气。再加上润玉罕有的沉默,花千骨现在更加不知如何开口了。

幸好这种压抑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多久,因为邝露小可爱已经带着宫人们端上了各色菜品。她们放好最后一个盘子并退出门外后,润玉率先打破了。

“都这么晚了,想来你定是饿了,快吃吧!”还边说边给花千骨夹了一筷子菜。

“啊?……哦……好……好的!”看着碗里的菜,花千骨心中没有欢喜,反而更压抑了。

她踌躇了一下,最终还是鼓起勇气给润玉也夹了些他爱吃的。

润玉进膳一直都是优雅的,如同画中人般不紧不慢的,他咬了一口花千骨夹给他的鱼,轻声说出了“谢谢”二字,就一口一口的吃着不再说话了。

这顿饭可说是花千骨重生以来吃的最难受的一次了,差不多能用食不知味或是味同嚼蜡来形容了。

润玉的情况其实也没好到哪里去,他好不容易等到花千骨吃完并放下了碗筷,为了结束这奇怪的相处模式,润玉决定今日还是到此为止吧!给各自一点思考的空间,别一时冲动而做出不理智的事情来。

“今日你也是累了,不如就早点休息吧!我让邝露留在寝殿里陪你,这样也好有个照应。”

花千骨不可置信的看向润玉,明明他说的每一个字她都认识的,却是什么都没明白。为什么要让邝露姐姐陪着自己?他呢?他的意思是……难道是他要……离开?是只有今日?还是以后?

【花千骨】&【润玉】玉骨-忘川(73)

一听这话,花千骨吓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。她赶紧去掩住杀阡陌的嘴:“杀姐姐你胡说什么?怎么突然说什么提……那个啥啊?我们……我们……”

“啧啧啧,你别在那不好意思啊,我刚刚可是听得清清楚楚的。你说这几十年里都是他一直在照顾你,把你日夜放在身边的。对不对?”

花千骨呆呆的,看着杀阡陌不知如何回话。明明他说出的话的确就是自己说过的,但不知为何听起来就不是那么一回事。她小嘴开合了好几次才挤出了两个字:“对……对啊!”

“你说你倆都朝夕相处、日夜相伴了,再不成亲——成何体统啊!”

花千骨只觉杀阡陌这样说是不合逻辑的,但却怎么都找不出话来反驳他。

“你看,你都无话可说了吧!你是因为丧失了五感而依赖着身边亲近的人,可他却利用了这一点而让你无名无分的就同进同出了这么多年。你可是我堂堂七杀圣君的妹妹,女娲的后人,怎能让人如此白白占了这么多年的便宜?不过啊,既然你姐姐我好不容易上到了这九重天,定会不顾一切的给你讨个说法的。啊!”说完还煞有其事的向花千骨扬了扬眉。

“杀姐姐,你别……”

“不用不好意思的,这个忙姐姐我帮定了,不用谢我的。”

“我没有要谢你!我……”

“你说什么时候说好呢?天帝明天好像也要在九霄云殿里接见那些来宾代表,不如就在那当众说出来好了。”

“万万不可,姐姐你……”花千骨吓坏了,可还是没能把自己的话说完。

“要不然在万寿宴当日说也行,说不定天帝一高兴,还会直接定下婚期呢!你说是不是?!”

“杀姐姐!没有是不是!也没有……”

“也对啊!说不定还不用我来提醒,那天帝就会自觉的公布了呢!”

“……”

“小不点啊!你那天会参加万寿宴吗?会的吧!这可是天帝第一个万寿,意义非凡的。”

“小……陛下说,要带我一同参加晚宴的。”不再纠正杀阡陌那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执念,并不是因为认同,而是因为已经给绕晕了。可为了阻止杀姐姐的胡闹,还是要尽自己的能力给争取一下。“他这几天忙着呢,姐姐你就别给他添乱了哈!”

“小傻瓜,这怎么是添乱呢?我……”

“两日后就是万寿节了,陛下的万寿节。像姐姐你说的,我们之间的事情都已经这么多年了,没必要非得赶在这几天去处理的。而且你也说了,如果女方这么上赶着的去……去说项,是很掉面子的。你就这么想让我在陛下面前掉面子啊?”

杀阡陌张口结舌的看着一口气把话给说完的花千骨,只一瞬间,竟然哈哈大笑起来。

“哈哈哈……这才是我认识的小不点,伶牙俐齿、机灵聪明的小丫头。”扯扯花千骨鬓边垂下的发丝,杀阡陌宠溺到:“刚刚是逗你玩的,我怎么会去做这么唐突的事情?放心放心,就算这要去说,也会挑私下无人时才开口的。”

花千骨羞耻的跺脚:“姐姐!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如孩童般嘻嘻哈哈的玩闹了一下午,直到傍晚时分,杀阡陌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璇玑宫。临行前,两人还约好了明日再聚,势要把这么多年缺失的时光给一一补回来。

送走的杀阡陌,花千骨才发觉时辰不早了,可润玉却还没回来。

怎么还不回来?是事情太多了还没处理好是吗?还是说,其实是以此为借口,用来避开她?那是不是,一会就会有人来传话说——陛下公务繁忙,今日就不会宫中用膳了?

独坐殿中的花千骨忍不住的又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,这让她心中的不安正在扩大。直到这种不安让她实在无法忍受时,花千骨猛地站起身来向着院子而去。

花千骨径直来到璇玑宫的宫门前,她要在这里等着,等着小玉回来。她静静的望着宫门等了好一会,连邝露的劝说都不见她挪动半分。

过了半个时辰,润玉还是没有回来。感受着双腿隐隐的酸麻,花千骨的心一点一点的往下沉着,慢慢垂下眼眸的同时不停的自责中。

都是自己不好,为什么就不跟小玉说清楚呢?不就是坦白自己什么都记起来了吗?就那么难以启齿吗?

时间就这么一点一滴的流逝着,日头也在花千骨的等待中慢慢的降了下去。

【花千骨】&【润玉】玉骨-忘川(72)

“这才不愧是我的小不点会做的事情!”

“细算下来,我身死到现在过去近八十年了吧。这么长的时间里,总得长心了。”看着杀阡陌袖子上那纹样复杂的图案,花千骨双眼却开始慢慢的失去了焦距。

“姐姐!”

“嗯?”

“你……知道小玉……知道天帝是怎么重塑出我的肉身的吗?”

“不知道啊!你不也说前面的事情你不太了解吗?”其实也真的挺好奇的,自己用了二十年都没有多少进展的事情,他是怎样用这么短的时间去做到的?

花千骨只要想到这件事,就忍不住的抿唇笑了起来。

“他啊,把我那一魄用法术固定在胸口的位置,用自己的神身养护了整整五年,还使用了禁术——血灵子来再生出我的肉身。”深吸一口气,“虽然肉身有了,但后来因着魂魄不全而丧失了五感,也是他日夜不离的照顾着我。为了怕我独自一人会胆怯不安,他还把我变成了兔子给带在身边。现在,我终于能开眼视物了。这都是他多年努力下来的结果。”

不管早已瞠目结舌的杀阡陌,花千骨说着这些她与润玉经历过的事情,心中那如散发着蜜糖般甜腻味道的粉红泡泡又在不断的冒出来了。

可笑着笑着,回想起刚刚润玉那不自然的神色,花千骨又开始皱眉了。

怎么办?小玉一定是生气了,气她没有第一时间对他说出自己已经恢复视力的事实。但他刚刚还是微笑着陪自己吃饭了,还给她夹了好多菜呢。这是不是说,其实他也并没有多生气?

怎么办啊?他说过不要骗他的。他现在肯定生气得不得了了,刚刚如果不是杀姐姐在,他……他说不定就走了。

小玉他……会吗?他会不听自己的解释吗?他答应今天晚上会回来用膳的,他……可今晚总不能还拉上杀姐姐一起吧。如果要跟他单独吃饭……那……她该怎么样才能跟他解释清楚?怎么办?!她到底该怎么办?!

“想不到这天帝竟然对你如此上心,我也算是没有所托非人了。当初虽然不情愿的让他把你带走,但却没想到他会直接把你安顿在了他居住的宫殿里。也不知是否有心里藏了些别的什么目的。”虽一开头是好的,但说到后面,杀阡陌还是忍不住的损上一二。

他笑着看向花千骨,期待着他的下不点会有点好玩的反应。只可惜还在内心纠结的花千骨根本就没有听见他的调侃。

看着正在呆呆咬唇的花千骨,杀阡陌虽猜不到她具体在想什么,但估计也应该跟刚刚说起的天帝有关吧。

哼哼哼!不就离开了那么一小会吗?天天见着的人,有必要想得脸小脸都皱成团了吗?自己和花千骨都多少年没见了啊,怎么就不多想想他啊?!

“小不点,你姐姐我还没参观过这璇玑宫呢,不带我到处走走吗?”

花千骨竟然没有听见,还沉浸在自己那一团乱麻的思绪中出不来。

杀阡陌嘴角抽搐着,心中不服气的很。他有意提高音量到:“哎呀!说什么好不容易见着面了很高兴,可现在竟对着我在那里独自发呆。我看啊,这话怕是有水分罗!”表情之夸张,连边上的邝露都看得都有点傻眼了。“你这小家伙,心里不会是在想着别的什么男人吧?看那小脸一阵红一阵白的,快快回魂咯~~~”

终于被杀阡陌最后一个极大的长音给震住,如梦初醒的花千骨不知所以的看向正慢慢离开她耳边的杀阡陌:“啊?!怎么了,姐姐?”

“哼!”杀阡陌把自己傲娇的神情摆出来,唱作俱佳的表演到:“真是‘女大不中留’啊,你这小不点,有了那天帝陛下就忘了你姐姐我了。这才不见那么一小会就开始想人想得出了神。那要几天不见面了,还得了啊!”

“杀姐姐,我……我没有!”花千骨急于分辨,但其实也是词穷得可以。“我就是……就是想……想起了以前我倆去过的那座开满了花儿的小岛而已。”

“哦~~~原来如此啊~~~”长长的尾音里,包含了杀阡陌的心情。“小骨,这几十年过去了,你果真是变了不少——变得都会口是心非了。”

花千骨无言以对,只得揪着自己的一片衣角在那无目的的揉搓着。

杀阡陌笑看着她,不无感慨的说:“小骨啊!听杀姐姐一句话,人那,能遇到一个真心待自己的人不容易的,有能力有背景又对自己好的人就更难遇到了。你总说自己这辈子的运气都不太好,可现在,这个几辈子都未必能遇到的人竟然被你给遇见了,而他对你已经不能用一个‘好’字来形容了吧。对于这么一个人,你还有什么可纠结的。如果不是因为女方主动提亲显得掉价,我都恨不得快快为你冲去九霄云殿那提亲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