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VAWU05160519

文笔——差,想象——还好,持续力——不敢保证!

【花千骨】&【润玉】玉骨-忘川(71)

杀阡陌看花千骨对着润玉离开的方向一直看着,不禁揶揄到:“怎么,这么舍不得啊?不是都说了晚膳时就回来吗?算来不就一两个时辰后又能见了吗?”

花千骨被杀阡陌那调侃的眼神看得窘迫不已,心虚的分辨到:“哪有的事,我……我才不会这样!”

“啊?不会怎么?是不会在这依依不舍呢?还是不会在这望穿秋水啊?!”

花千骨看着杀阡陌那快裂到耳后根去的看透一切的笑容,竟一时不知要如何反驳。再加上她眼角余光已经瞟到五步开外的邝露姐姐已经低头在偷笑了,顿觉小脸蹭蹭蹭的烧了起来。

“杀姐姐,你……你胡说什么啊?”

“哪有胡说!”杀阡陌拉着花千骨开始游园,“别以为姐姐这是在取笑你,我这是实打实的替你高兴知道吗?姐姐看得出来,这位天帝陛下对你很是爱护。姐姐我努力二十年都没办法养好你那一魄,而他仅仅用了这五六十年就让你重生出肉身并补齐了你的三魂七魄。在这世间,怕也只有他能做好了吧。”

花千骨静静的听着,心中感触良多。毕竟很多的内情她是知道得最清楚的,这几十年里他的悉心照顾,尽力呵护她都是一一的看在眼里,记在了心上的。

“小不点。”杀阡陌突然摆正了神色到。

“嗯?”低头的花千骨还没发现杀阡陌神色的转变,只乖巧的应着。

“姐姐问你,你……现在已经把一切都想起来了。那……你以后有什么打算?”杀阡陌问:“姐姐知道你一向执拗转不过弯来,但即使如此也是要劝你一劝:以前的那个人有什么好的?所有该受的不该受的你都一一受下了,最后还为此一剑殒命。我也知道他心里肯定是有你的,但你看看他一直以来是怎么对你的?难道这样一个把你至于所有人与事情之后的人,还不能让你放下对他的执念吗?”

“你别告诉我,知道如今你还忘不了他,想回人间找他哦!如果你真是那么想的,我现在就先……”

未尽的话语都止于花千骨伸过来拉住他手臂的一双小手。

“姐姐。”花千骨微低着头,让看不到她表情的杀阡陌颇为紧张,生怕她说出什么让他痛心疾首的话来。

“我不是傻子,这几十年是怎么过来的,我可是记得再清楚不过了。我是等于重活过来的,那些荒唐的、苦涩的、伤心的前尘往事,在现在看来都像是一场奇异的梦而已。那些强求的、不可得的,终究是自己当初的痴心妄想而已。如今梦既然醒了,也是时候把这些妄想、痴想统统放下了。”抬头看向杀阡陌,花千骨微笑到:“幸亏见到了姐姐你,这个梦也不算对我太过绝情。”

杀阡陌听她如此说着,终于放下心来。他叹口气,揉揉花千骨的发顶,说:“你这小傻瓜,好不容易摆脱从前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和事,多好啊!”

花千骨挨坐在杀阡陌身边,感受着他的关爱。

“嗯!杀姐姐最疼我了。”

“那是当然的。你扪心自问,在这世间,是不是我对你最好?”

“是是是,当然是啊!”花千骨就差没像狗狗那样摇着尾巴讨好了,勾着杀阡陌是使劲的撒娇。

“哼!就数你嘴甜。”傲娇的顺顺自己那如黑瀑布的长发。杀阡陌伸手把花千骨推开一点,好看清她的脸。“别想岔开话题,小不点!这是一个要认真对待的问题。”

花千骨还是笑着,只是那个笑容幅度明显收敛了不少。

“就因为这是个要认真对待的问题,我才不想随意的回答。”她抬眼迎上杀阡陌的眼神,说:“结界,我已经不是当年的我了,虽然已经恢复了所有的记忆,但这几十年的点滴也是没有忘的。谁对我真心几许我能分清楚的。”

“你以前不也分得清楚吗?但你还不是义无反顾的去……”杀阡陌说不下去了,他非常不愿意提起那个人名字,连提起关于那个人的事情也一样觉得膈应。

想起那时的自己,花千骨也笑了。没有了苦涩,没有了绝望,有的只剩下了无奈与自嘲。

“当初的穿身一剑,我那永不消失的神之咒……我与他之间所有的恩怨都已经扯平了。现在,我只想要过好我自己的生活,别的不相干的人和事,我不会再去理会了。”

“当真?”杀阡陌侧首看她。

花千骨回以释然的微笑:“当真!”

评论

热度(27)